MENU

当我独处的时候我在想什么

October 7, 2017 • 杂记

我太愚钝却太聪明,我渴望交流却不屑交流。

前段时间在听后摇,偶然间听到《Lost Touch》,貌似是为了纪念一只名叫莱卡的狗所创作的曲。
(莱卡犬是进入太空的第一个地球生物,在进入飞行后的5到7个小时之间因压力跟过热而死。)

着实佩服那些宇航员,前往未知去探索冒险,面对无尽的孤寂与黑暗。

我只能想象。我是一个宇航员,因意外我脱离了飞船,我穿着宇航服飘向无尽的太空,远离我的飞船,远离我的地球,这一刻我已意识到我在前往死亡的深渊,过若干小时我可能会因缺氧而窒息死亡,也可能会冻死,哪颗星星会捕获我呢,除了地球我希望是木星,因为木星大啊,听说有各种风暴,是混沌的炼狱,人对未知是充满恐惧与向往的,反正要死了,我向往未知,死后意识便也不复了吧。

太空是什么样的,我睁着眼,就像回到了地球,漫天繁星,我在远离,我游离在太阳系,我是一个天体,太空尘埃,或许我还能看到土星木星天王星,不,我不能奢求,我会想起以前的日子,在地球的日子,我现在是个天体,地球上有我的同类,我很害怕,我畏惧死亡,人是害怕失控的。

我以为会像游泳一样,我翻动身子貌似无动于衷,大概我已丧失了空间感,时间感也丧失了吧,我可能是在做梦,对我就是在做梦,我会撞上小行星吗,可能会像座山,亦或飘来块陨石我抓住它,或许它也是某个飘在太阳系的外星人变的。真希望这宇航服不要坏掉,我可能会死的慢一点,其实也许我现在正在地球上死亡,我的意识在宇宙飘呢,但是有濒死体验的人说是能够看到死前的自己的,我只能看到星星,他们说太空中看到的星星会更美,我倒没觉得,我确实很期待亲眼看见其他行星,想来我还很幸运,谁能在死前看到这些啊,我至少不是死在地球上,那太平庸了,试问能在太空飘死的又有几人,地球上的人也大概会铭记我的。

我很困但不想睡,可能一闭眼就醒不过来了,如果我睡了还做了梦,如果这是个梦,那大概我要做梦中梦了,可能梦醒一睁眼我被哪个外星人抓住了,我手里的那块陨石或许是他们的同类。

所以我还是不能睡,我宁愿睁着眼死去,睡觉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,反正我要死了,死是无尽的长眠,所以我要挣扎,我留恋眼前,我恐失回忆,这或许就是求生欲?

待会我应该就能看见火星或木星了,能亲眼看见再死去是多么幸福的事,我也惧怕压抑感,但我现在还怕什么呢,哎呀真是煎熬,好想哭,眼泪也会浮起来,我还不能挠痒,所以人还是要有思想啊,即便无法行动,思维还是可以脱离躯体四处漫游。

我要大叫!嘶吼!我胡乱挥舞我的四肢,黑暗和无助在包围我,他们捏住我的躯干,我还是闭上眼吧,我还是去睡觉吧,我闭上眼可以什么都不管,无非是黑暗代替了星光,也没差,我还是呼吸,尽管会胸闷,大概我快要窒息了吧,窒息而死是痛苦的死法啊,但死亡就是痛苦的啊,过程好痛苦,结束却只是一瞬。

只求我的思维还能继续漫游,我的思维可是漫游在太空哩,认知决定想象,何人能及我呢,我可以媲美牛顿爱因斯坦吗,我是宇宙的尘埃,他们也只是地球上的尘土啊,他们不能看我所看,却超我所想,我怎能跟他们比,希望意识会有边境,我想和很多人相遇。

我应该还是在飘,我要闭眼,应该是我的意识还是在飘,我闭上眼我的意识就能一直飘,还能飘进梦里,梦也是宇宙,我还是飘在宇宙里,亦或我就是宇宙,意识在我里面飘,我应该也必须是个宇宙,物理法则由我所定,我的宇宙里应该就没有物理法则,那是宇宙外的东西,我让它进来限制我意识的飘动,我的宇宙也必须有物理法则,因为这才是个正常的宇宙,现在想来意识着实飘不出我这个宇宙。

那么,我飘在谁的宇宙呢?

“莱卡还想回家。我也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