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棕黑色笔记本

April 4, 2018 • 杂记

盯着键盘膜,我意识到必须置身一个空间,一个宇宙,一杯水里才能让思绪肆意飘荡。

我确实是焦虑的,我其实不知道在焦虑什么,我在焦虑毕设,焦虑未开始的二战,焦虑下个月的花呗和京东白条。我会想着这一年还有8个月,这一生或许还有60多年,可是这样做又会陷入时间的漩涡,明明一天只有24小时,而每天都是循环往复。多么伟大的人能站在时间的洪流之外呢,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如我一样的其他人,亦或是大家都笑着看我在漩涡里自以为是。人类能意识到时间的存在真不知是好是坏,大概是我读的书太少了。

大多数人好像都过于相信看到的事物,也常说眼见为实,由此便产生各种主观的想法,主观的东西认同共鸣的多了便成了客观。讨论眼见为实,很容易去往本质的方向,本质是个很玄幻的东西,说到底都是真理的问题,真理会随认知升级而改变,本质亦是如此,他俩就是同义词,这种无限主观的东西哪有讨论的必要。

我会经常使用大概、或许之类的词,我不敢把事情说的太绝对,尽管都是我的主观臆测,但我仍不忘从另一面纠正绝对的说法。大概是追求共鸣与认可,若过于格格不入必然遭遗弃。但人是不可能孤独一世的,总会有人赞同你的想法,人性如此,即使他与你看起来截然不同,这种人也总是会不自觉地靠向你,出于各种目的与想法。现在我不认为世上有任何一种想法是独一无二的,亦可延伸为没有任何事物是独一无二的,总会有雷同。

突然意识到我是个很飘的人,经常不着边际也脱离实际,我像在故弄玄虚。今天刚刚看完《人间失格》,说实话感触不深,很多故事戛然而止,我找不到主题,懵懵然不知所云,还是说我对这家伙的作品不甚了解,看来要多拜读了。时间被浪费太多了,是指没有看书看思想。

“当一个人感觉到,他的生命能够按照他的自由意志展开,他会被热情充满,困顿、拖延、封闭和消极等将远离他,每一段时光他都不想浪费。所以,所以被爱和自由滋养的孩子,常常会像一个永动机一样,同时又能专注地投入在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上。”

引用武志红的一段话。若是真能“自由”,我再也不会讨论玄学了或是天天讨论玄学并成为一个玄学家。

以后尽量不讨论玄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