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果壳

July 1, 2018 • 杂记

人类不可能获得自由,除非他知道自己是受制于必然性的,因为把自己从必然性解放出来的努力虽然不可能是完全成功的,但正是在这个过程中,他赢得了自由。 ——阿伦特

背着沉重的背包,满载着大学时光未搬完的最后的遗物。这个夜晚是灯红酒绿的,人来人往车流不息,两天的搬家实在疲惫不堪,双肩十分酸痛,也可以当成一直在脑中幻想过的健身。真的很重,两手还提着东西,我是个“他人依赖症”患者,十分在意他人的目光,尽管或许从没人注视,我步履坚定步伐轻快,汗珠一直在从额头上掉下,我会想,明明就很累为什么不表现出疲态,为什么不弯着腰稍稍驼下背往前走,我在逞能或是说在坚持,我会无限怀疑,我不是个纯粹的人,并不能肆无忌惮地表露自己,我在表演,人们可能会说:看这小伙子,东西这么多背还挺得这么直。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让人感觉不一样,与绝大多数人不一样。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新闻,一个政府干部,两袖清风,为人正派,却被人道是装出来的,他回应:如果是装的,那我装一辈子不就是真的了吗。这种“角色”问题一直困扰着我,深究没有结论。怎样成为一个纯粹的人,我们的原动力又是什么…又掉进旋涡了。表面主义确实有它的好处,那就是至少看上去是好的。

这几天的搬家挺有感触的,四年象牙塔的生活结束了,住进了广州的一个城中村,生活确实不易,不愿意合租又要环境好又要离本部近还要追求低价,确实不可能的。也算不上社会底层,这里总让我感慨阶级的真实存在,现在我也是这里的一分子,一个“新参者”,或许是我太瞧得起自己,亦或是初出茅庐过于天真,秉持着“自己不属于这里”的看法,可能这里的一部分人的想法与我无差。安顿好这个房间,我要自己题字“惟吾德馨”。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我现在的的确确是一名“啃老族”了,我又是个追求物质的人,现在的“资金链”暂时还没出现问题,多亏爸妈的支持,对于自己消费习惯只能表示深深的惭愧。

独居一直是我所向往的,一个人在房间里,无所顾虑,无限自由的空间,可以外放自己喜欢的一切歌曲,任意时间关灯,任意时间起床,任意时间拖地洗衣,没有窥屏的码字,浏览一切自己喜欢的东西,一切形容自由的词都可以用在此时的独居。但或许我一直在逃避一个问题,那就是“孤独”,为此我准备专门去拜读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,毕竟一个人独居荒郊野外,确实值得学习借鉴。

对于自己不了解或是了解不够深入的事物到底要不要妄加评论呢,说出来可能会被更专业的人扯出来打脸,不说又得不到学习与交流,很反感那些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嘴的人,但如果他们是后者呢。现在也越来越觉知自己是个很散漫的人,计划太多压迫太多就会出现惰性,这是个巨大的缺点,希望尽快改善。

即使身处果壳之中,也自以为无限宇宙之王。这个果壳我现在便想象成自己的这个房间,也是自己不够宽阔的思维,且自诩“唯心主义者”,我也便是这个房间和自己的无限宇宙之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