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Catalog

    理想二旬

    March 31, 2017 • 杂记

    转眼间二旬过往,有时候会想,21岁算是大人了吧,该是大人了吧。什么是大人呢,像父母一样的大人?小时候一直耳濡目染,大人们如何如何,而我们只是些小孩子。呐,我现在应该是大人了吧,我跟他们一样吗?细想一下,终究是个量变的过程,但又会觉得去年的我还是像个小孩子,今年今天的我更“大人”了一点。一些接触过的人也会像个小孩一样,但不同于武志红说的“巨婴”,那样过于贬义了。那怎样才算成熟呢,很多时候我觉得我爸我妈都不成熟,成人到底是成为了人还是成熟的人呢?很多时候拘泥于大众主流的价值就成为了大众。有些人斜眼大众却又同流合污,不屑为盟却背道相驰,这是种可笑的人。比如我。

    小时候也会想,大人都不怎么庆祝生日,好似是如常的另一天。这点如今倒是有体会了,到了这一天会想:诶,今天是我生日诶,要庆祝吗,要干些啥呢。对其他人来说还是平常再平常的一天,对自己其实也是无比平常的一天。当然仪式感是要有的,人们都喜欢仪式感,干啥都喜欢,这也是很必要的。于是我来敲键盘,以此来庆祝此次生日,我还买了零食,惬意惬意。这时就顿悟了,其实大人们不是没庆祝生日,而是没以我们期望的方式庆祝,可能他们在那天买了包贵点的烟抽,平日挤烦了公交地铁奢侈打的,下班回家走一条平日不曾走过的小路…这些我们都看不到也不明了,你们也不明了。

    理想二旬是怎样的,它应该是怎样的?最近总是喜欢发问,总是问自己,然后自己找答案,或许根本没答案。习惯看那些伟大的人,他们的二十岁,二旬在干嘛呢,我是希望有像我一样的,最好是我能像他一样。我总是幻想有个更好的自己,这个人在行动一切我设想好的,然后我就看着他想着他,他越优秀我就越难过,越难过我就越想他,大概我是爱上他了吧。臆想是个病,得治,而且也易诱发“眼高手低症”。所以理想二旬是怎样的我不去想了。但我还是渺茫的希望自己回看的时候,它确实是个“理想二旬”。